所在位置:首页 >“海丝·寻踪”进北仑 近距离了解港口的历史变迁
“海丝·寻踪”进北仑 近距离了解港口的历史变迁
来源:
[“我为海丝代言校园海选活动”] 时间:2017-10-17 20:05:33 我要分享

 

志愿者在宁波舟山港观景台上远眺

 

 

志愿者在中国港口博物馆内参

 

 

 

 

近日,“海丝·寻踪”志愿者队伍再出发,这一站我们来到了北仑。

志愿者们参观了宁波舟山港以及中国港口博物馆,近距离感受现代港口的壮观,深入了解宁波乃至全中国的海运历史和现状。有志愿者感慨,寻访北仑,犹如看了一场古今海丝穿越的大片,并且,故事并未结束,“传奇”还在继续。□通讯员 金旭孟 记者 郑乔 方磊 摄影 记者 高远

参观中国港口博物馆

通过大量实物的观摩,全方位了解中国海运历史

志愿者们来到了北仑的中国港口博物馆,

中国港口博物馆外观造型是两个大海螺,让志愿者们感到非常具有“宁波特色”。

据讲解员介绍,港口博物馆的文物展览由中国港口历史馆、现代港口知识馆、港口科普馆、“数字海洋”体验馆、北仑史迹陈列、“水下考古在中国”陈列六个模块组成。

在中国港口历史馆里,志愿者们了解到:从河姆渡遗址出土的木桨,一直到宋元时期发达的海运,再到清末“五口通商”,靠海的宁波凭借先天优势,始终在“海上丝绸之路”上扮演着重要角色。

而馆藏的这些文物,就像一部历史长卷的各个片段,虽然零碎,却记录了与港口有关的每个重要的历史瞬间。比如,战国时期的船纹青铜缶体现出了当时的船体规模和柁桨技术;五代花纹精细的花鸟纹铜镜,表现了运河开凿、贸易通达之后日常生活用品在各个环节的商品化;唐代的三彩带足罐、宋代的执罗盘陶俑、元代的黑陶雕塑,均体现了海运发达后海内外商品贸易的蓬勃程度,以及越来越成熟的海事技术。18世纪油画《维多利亚港》等画作,已被鉴定为国家一、二级文物,见证了19世纪以来中国近代的海运历程。

志愿者们隔着橱窗,观看展品的同时,不时发出感叹。

这些志愿者中,有的去过河姆渡遗址现场馆,有的去过宁波帮博物馆,但是以港口历史为主线,将各类文物和多种展览形式串联在一起的展馆,大家普遍表示,还是首次看到。

俯瞰集装箱码头

登上12层楼高的观景台,感受码头的历史变迁

在宁波舟山港第二集装箱码头,志愿者们由工作人员陪同,登上一处观景台。

从12层楼高的位置向下看,整个码头尽收眼底。“好像是一大片乐高积木。”有志愿者如此形容码头上摆放的各色集装箱。据工作人员介绍,码头旁的集装箱数量,大概有三万多箱。

宁波舟山港的北仑港区,是我国四大深水良港之一。由于优秀的先天条件和良好的地理位置,这里成为南北海运中转的重要港口。一年365日,每天都有大型船舶靠泊。就在志愿者登高参观期间,规整的集装箱码头上各种车辆、机械往来运作,十分繁忙。

北二集司工作人员介绍说,在观景台上,可以看到第二集装箱码头的建设历史,他手向东南方向指,最远处的吊机像玩具般大小,那里正是数十年前始建的码头,“最远的那一块位置,是1976年建设的矿石码头;再过来一点,那一片有集装箱的区域是第一集装箱码头。大家可以看到,我们对岸还有一个小岛,是舟山金塘岛,那里有宁波舟山港的甬舟码头。”

靠北一侧的观景台上,志愿者可以看到数个直耸入云的大烟囱,那正是港区旁的火电厂,还能看见码头上正有船只停泊,多种港口起重机等等,与集装箱一起构成了码头上独特的风景线。“这么热的天气,工人们还是要操作这些机械,我觉得特别辛苦。”志愿者表示。

工作人员介绍,截至2016年,北二集司累计吞吐量已突破4500万TEU(标准箱)。从这里出发的货物,会通过40多条航线,至欧洲、美西、美东、地中海、澳大利亚等地。而宁波舟山港,在“一带一路”建设中的重要性也不言而喻。

了解海铁联运

宁波舟山港连创佳绩

海铁联运业务量增长迅猛

看过了真实的港口场景,志愿者们还有一肚子问题要问。比如,整个宁波舟山港有多大?听说港区还通火车?

实际上,自2013年下半年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重大倡议以来,宁波舟山港迎来了发展新机遇,不仅集装箱吞吐量世界排名逐年上升,更成为全球首个超“9亿吨”大港。而志愿者们看到的北二集司港口的场景,仅仅是宁波舟山港往来繁忙的小小缩影。

据工作人员介绍,宁波舟山港共拥有19个港区,5万吨以上泊位93座,论规模,是名副其实的世界第一。

2014年1月以来,波罗的海干散货运价指数最高达2000多点,之后一路下滑,最低至300点,导致韩进海运等多家船公司破产、多个港口出现吞吐量下滑,但宁波舟山港实现了逆势上扬。2017年上半年,海铁联运业务量就完成18.2万标箱,同比增长82.2%,增长迅猛。整个宁波舟山港上半年完成货物吞吐量5.15亿吨,同比增长11.3%,全球排名保持第一。

海铁联运,顾名思义,是海运与铁路运输的结合。宁波舟山港兼具海、陆两大枢纽功能,成为与“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对接最好的国内海港之一、面向“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港区与铁路衔接最好的国内海港之一。对外,东南亚航线从20条增至28条,覆盖各个东南亚主要国家,成为东南亚国家输往日韩、北美等地国际贸易货源的重要中转站。对内,宁波舟山港北仑、镇海两个港区直通铁路,作业能力达45万标准箱,已成为中国南方海铁联运业务量第一大港、对接“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重要枢纽,业务范围涵盖江西、安徽、陕西、甘肃、新疆等12个省份20余个城市。进而延伸至中亚、北亚及东欧国家。

总而言之,随着“一带一路”战略的提出,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投资额持续增长,贸易量持续提升,给占全球物流90%比重的海上运输、海港发展带来了新机遇。长三角地区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具有很强的经济互补性,这为宁波舟山港拓展新货源、开展新合作提供了新机遇。

参与“中国制造2025”

做优做强北仑“智造”

成为国内智能制造发展标杆区

今年上半年,北仑区出台《北仑区关于落实宁波市“中国制造2025”试点示范城市建设的实施方案》,标志着“中国制造2025”北仑方案的顶层设计基本完成,进入正式实施阶段。根据方案,北仑区要抢抓新一轮产业革命和“互联网+”发展机遇,以“高端化、智能化、绿色化、服务化”为主攻方向,做优做强北仑“智造”,打造国内一流的先进制造业基地,成为国内智能制造发展标杆区。

“一带一路”倡议的背景下,依托港口,北仑区发展迅速,汇集大批制造型企业,吸引了来自国内外许多优质企业和优秀人才的扎根。目前,北仑已有上市企业13家,拟上市,已报会的企业6家,三年内报会的有17家。

而随着时代的发展,产业转型迫在眉睫。企业纷纷提出“智能生产、绿色生产”等新的目标和要求。比如近日成功上市的宁波旭升汽车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为美国特斯拉汽车公司做配套,是智能制造的范例之一。

同时,北仑计划建设拟上市企业工业园,从而解决发展愿望强烈的拟上市企业所面临的一系列难题。这为人才的引进、制造业的转型发展、大型企业间的互补制造了多赢空间。

除了生产汽配、压铸模具等类型的企业,北仑柴桥还将建设全省首个“芯港小镇”,目前规划初步成果已形成,今年年底动工,计划2018年完成一期厂房建设并投入使用。这座科技文化小镇,依托国内规模最大的集成电路晶圆代工企业中芯集团,不仅将推动华东乃至整个中国制造业的创新发展,更可以结合周边古镇、文化、休闲等旅游资源,形成产业与新农村的良性互动。丰厚的历史文化底蕴,加上高科技企业的入驻,将擦出更为绚烂的火花。柴桥成为北仑的“人气小镇”指日可待。

打造“生活品质之城”

让森林走进城市

让城市融入森林

背靠宁波舟山港的北仑,志愿者们在路上就能看到无数集装箱车辆来来往往。提及对北仑的印象,有本地的志愿者表示,“制造工业很发达,这些年发展很快”。这些没错,但不仅仅如此。港口发展带来产业集聚、经济提升的同时,要把人才留住,居民生活水平也要得到相应提升,居住环境要改善,这些都是北仑区目前重点工作内容的一部分——要借着建设“名城名都”之机,打造宁波东部现代的“生活品质之城”。

北仑城区近年来发展迅速。地铁1号线北仑段去年正式开通,毗邻地铁站的银泰广场,成为近年来北仑区居民的宠儿,购物、吃喝一条龙,不用再到宁波中心城区,极大方便和丰富了当地居民的生活。而富邦、华生家居、汽车4S城等一批城市综合体相继建成,加上中国港口博物馆、北仑图书馆、中心粮库投入使用,梅山水道、国际赛车场、万人沙滩、洋沙山景区改造等一批功能性项目加快建设,人们有得吃、有得逛、有得玩,临港工业基地变得更加宜居,城市氛围更加浓厚,滨海新城区已经有模有样。

人们能看到的是,来北仑玩的人越来越多,楼盘销售越来越好,国内外人才齐聚,全面建设港口经济圈核心区的北仑,展现出新的开放魅力。当然,光做好表面功夫还不行。过去几年,北仑“六高四横八纵”的公路网构架完成,为北仑融入宁波都市圈、实施全域城市化发展战略打下基础。医疗卫生等也皆有相应成果。

值得一提的是,围绕打造健康城市、商务城市、花园城市、森林城市的目标定位,北仑区将在中心城区建设健身绿道。北仑生态文明建设的口号即是“让森林走进城市、让城市融入森林”。

服务“一带一路”建设

依托国际大港优势

建设好大榭开发区和梅山新区

习近平总书记在浙江工作期间曾提出,宁波要积极打造辐射长三角、影响华东片的港口经济圈,把港口这一最大资源和开放这一最大优势的作用发挥到极致。目前北仑的地理区域内,有5个国家级开发区,分别是宁波经济技术开发区、宁波保税区、大榭开发区、宁波出口加工区、梅山保税港区。依托国际大港和政策优势,上述开发区内,汇集了大量国内外知名企业。

宁波以东,有这样一个岛屿,全岛森林覆盖率近40%,空气洁净——这便是大榭开发区。经过24年的开发建设,大榭开发区依托深水岸线优势,已基本形成临港石化、港口物流、商贸服务三大具有特色的支柱产业。截至目前,大榭已建成各类码头泊位40个,其中万吨级以上码头21个,占到宁波市的两成以上,其中包括亚洲最大的45万吨实华原油中转码头。临港石化产业可谓是大榭的“生命线”,多年来,临港石化产业产值一直占大榭工业总产值的90%以上,高居浙江省前列。

30平方公里的大榭岛上,集聚着中海油、万华化学、东华能源、韩国韩华、德国林德、招商局集团等一批世界500强和行业龙头企业,建成了一批几十亿乃至超百亿的重大项目,国内外声名远播。按照“企业小循环、产业中循环、区域大循环”的思路,大榭开发区正大力开展产业链招商,发展绿色循环经济,争创国家级循环经济示范园区。

作为“一带一路”的支点城市,拥有深海良港和完整港口生态圈的宁波,脚步不止于每年增长的数字。今年6月,中共浙江省委副书记、宁波市委书记唐一军在《求是》杂志上发表文章,其中提到“为高水平服务‘一带一路’建设,我们将以港口经济圈为核心,举全市之力培育创建国家级梅山新区。”并且,将“使新区成为‘一带一路’建设重大倡议在国内落地的试验田,努力把梅山新区打造成为‘一带一路’综合试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