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宁波市政协委员聚焦"一带一路"为甬企开方 抱团出海
宁波市政协委员聚焦"一带一路"为甬企开方 抱团出海
来源:
[2018年宁波市“两会”] 时间:2018-01-15 09:20:21 我要分享

 

宁波舟山港穿山港区。宁波要在港口上做文章,“一带一路”综试区是最好的抓手和平台。

宁波梅山进口商品展示直销中心将全球优质货品直供给甬城市民。

 

    回顾2017年,宁波获批浙江省“一带一路”建设综合试验区是宁波经济社会生活中的一件大事,目前正在积极创建中国(宁波)“一带一路”综合试验区。

    试验区具体怎么搞,将会有哪些利好政策出台,宁波如何抓住机遇实现高质量跨越式发展……这些问题,不仅做外贸的企业主关心,也是政协委员、人大代表热议的话题。

    昨天,金报记者查看了宁波市政协委员提案目录,民革宁波市委会、民进宁波市委会的集体提案,均与“一带一路”有关;部分政协委员还就加强“一带一路”引才聚才、科技交流和交通运输等问题专门撰写提案。

    □金报记者 王冬晓 摄影 记者 张培坚

    ︻外贸企业很纠结︼

    想去一带一路沿线做生意

    又担心不熟悉情况风险大

    2013年就去柬埔寨办厂的斯蒂科董事长吴志峰对“一带一路”综试区建设颇为关注。金报记者前天晚上采访他时,他刚下飞机,虽身体抱恙、略显疲惫,但聊起对“一带一路”综试区的期待时热情满满。

    “在柬埔寨,我就是外国人,在国外做生意,最担心的是人身财产安全,另外当地银行对我们的贷款卡得很严;货物出口到欧美后,生意伙伴担心缅甸、柬埔寨政局不稳,直接把钱打过来也不放心。宁波作为金融保险创新示范区,金融保险行业能不能走出去,为我们提供更多便利?”吴志峰说,他在越南、柬埔寨都有工厂,经过三四年的发展,逐渐壮大,“宁波不少纺织企业在越南、柬埔寨建厂,对金融保险方面的需求很大。”

    “我们的医疗消耗品主要出口中东欧地区。我们最关心的是通关贸易便利化和关税政策,综试区有这样的利好吗?”高新区一家医疗器械公司财务代表潘女士说,宁波创建“一带一路”综试区,外贸企业很期待但也有隐忧,“一带一路沿线有60多个国家和地区,国情政策不清楚,走出去风险很大,也不知道该如何对接业务。”

    ︻政协委员开良方︼

    建议多方联合成立智库,对外贸企业进行政策辅导

    作为宁波第一家外贸综合服务平台,宁波世贸通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旗下已有5000多家中小微外贸企业,自平台运营以来,已累计带动进出口贸易服务规模突破16亿美元。公司总经理方敏是宁波市政协委员,此次提案与“一带一路”综试区有关。方敏说,他了解企业的期待,希望综试区建设能够鼓励更多企业走出去。

    方敏认为,现阶段,大部分外贸企业对综试区建设仍停留在“大概念”的状态,缺乏仔细及深入的研究,也缺少系统化的信息对接等渠道。“宁波能不能组建由院校、研究机构、金融机构、海外商社等组成的智库,建立信息联络制度,及时发布信息,对外贸企业进行政策辅导。”方敏建议,外贸企业最好“抱团出海”。

    “能不能由相关部门牵头,以‘政府指导+市场化运作’的方式,布局推动我市外贸企业集群赴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自主开展经贸活动。此外,打造几个有国际影响力的海外自主展览品牌,可以带动企业‘抱团出海’,还可以吸引市外企业共同参与综试区建设。”方敏说。

    鼓励商业银行随企业“走出去”,提供全方位金融服务

    民进界别委员、宁波市港航管理局副局长张武军带来了有关“一带一路”的提案,他关注的是“综试区建设实施落地”和“企业走出去风险缓冲”的问题,恰好也是吴志峰等企业主关注的点。

    张武军说,宁波作为海上丝绸之路和长江经济带交汇点的龙头、龙眼,想在港口上有一番作为,但涉及的机构比较多。他建议,应从有利于统筹推动“一带一路”综试区、舟山江海联运服务中心建设等战略任务出发,加快整合全市港口、航运等行政管理资源,形成管理合力。

    针对企业担心的“走出去”风险问题,张武军在提案中认为,企业成功“走出去”,既需要自身努力,更需要政府大力引导、扶持和保障。他建议,由政府牵头,通过对目标投资国研判分析,组织相关企业一起“走出去”;与目标投资国合作兴办产业园区,吸引宁波相关企业集体入驻;可以发挥我市宁波银行、通商银行等商业银行作用,在我市重点投资的国家或地区,鼓励支持商业银行随企业进入,为企业提供全方位金融服务;此外,还可依托宁波国家保险创新综合试验区,为企业“走出去”提供海外投资保险服务。

    进一步发挥宁波港口优势,推动港航服务业高端化

    吴志峰的厂子建在柬埔寨,但90%的原料来自宁波,从港口运出去;潘女士公司的进出口货物是通过甬新欧班列运输……他们关注的物流航运、金融贸易服务等,也是“一带一路”综试区要考虑的问题。“习近平同志指出,宁波最大的资源是港口,最大的优势是开放。宁波要在港口上做文章,‘一带一路’综试区是最好的抓手和平台。”宁波市发改委交通处副处长、民革市委会委员戴科术说,去年民革宁波市委会就此做了调研,此次提交了一份集体提案,名为《关于进一步发挥我市港口优势创建宁波“一带一路”综合试验区的调研》。

    “优势不用多说了,宁波舟山港年货物吞吐量超10亿吨,连续多年拿下全球第一。但宁波舟山港大而不强,揽货能力、物流辐射能力不足,海铁联运占比不高;此外,除了临港产业发展较好外,宁波舟山港庞大的货物吞吐量对我市港口运输下游的港航物流、内外贸易、金融保险等产业拉动效应不强,并且从宁波附近的港口城市来看,宁波港域的开放政策优势弱化。”戴科术认为。

    “海丝指数已写入国家‘十三五’规划中,要制定中长期建设方案,完善宁波出口集装箱运价指数、海丝贸易指数体系等;另外,以梅山为核心争取国家港航服务改革试点,加快复制上海、天津等地政策,探索以港产城模式推进国际港口合作,推动港航服务业高端化。”戴科术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