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首次坐飞机回家的王淑英闺女买的机票心里热乎乎的
首次坐飞机回家的王淑英闺女买的机票心里热乎乎的
来源: 现代金报
[温暖回家路] 时间:2018-02-09 11:03:28 我要分享

 

机场阳光服务人员帮王淑英办好登机牌 朱希恩供图

1112222

李宝龙和管艳艳分享开轮渡的经验 通讯员供图

11111

 

    这两天,在我们的现代金报官方微信平台,很多人和我们分享他们的回家故事。

    他们中有人常年在外打工,今年第一次返乡过年,想给家人一个惊喜;他们中有人第一次坐飞机,机票是孩子掏钱买的。每段分享,都在讲述一个有关团圆,有关爱的故事。这些语言虽然朴素,却足够打动人心。

    □通讯员 黄跃光 朱希恩 葛剑宁 楼佳 金报记者 薛曹盛

    推荐人: 宁波机场阳光服务组工作人员 袁静

    推荐故事:这几天,春运进入高峰,宁波机场候机楼的旅客越来越多。 

    昨天我碰到一位旅客,她手足无措的样子,是第一次乘机,我就主动上前帮助她。在帮助她的过程中,她很开心地告诉我,这张机票是闺女特意给她买的,“机票钱不便宜,闺女买的,心里头热乎乎的。”

    闺女怕她太辛苦,给她买了回家的机票

    “机票钱不便宜,但心里头热乎乎的”

    今年53岁的王淑英走进人潮涌动的候机楼,有些手足无措,因为这是她第一次乘机,手里紧紧攥着的机票是闺女特意掏钱买的。

    她是我们今天故事的主角,一起来听听她的回家故事,这里有没有你的影子?

    常年在外做海产生意

    第一次坐飞机有些“晕”

    “姑娘,我应该在哪里取登机牌?是不是拿了登机牌就可以上飞机了?”

    53岁的王淑英走进宁波栎社国际机场候机楼,人山人海的场面一下子让她有些手足无措。她走近阳光服务台向工作人员求助。

    一问,原来这是她第一次坐飞机,不知道怎么办理登机手续。

    穿着黑色羽绒服,随身只背着一个墨绿色的包,王淑英的眼神多少有些慌乱。

    她手里紧紧攥着一张宁波飞长春的机票,这是闺女掏钱买的。

    一张机票1200多元,王淑英着实有些心疼钱。但一想到是闺女特意买的,心里却是暖洋洋的。

    王淑英的老家在吉林舒兰市,30岁开始就常年奔波在外。这十几年来,她一直在做海产品生意,全国各地到处跑,一年到头在家呆的时间屈指可数。

    “做海产品生意,基本上都是一年到头在忙,最忙的就是春节前这段时间。”王淑英说,往年她一般都在辽宁东港进货,今年特意跑到舟山来,想带些好的海产品回去,趁着年前赚一把。 

    昨天,满载着60吨海产品的货车从舟山出发,开往吉林。“到了吉林,再把这些海产品拿到摊位上去卖,卖完这批就在家好好过个年。”

    翻看和闺女的微信记录

    她嘴角满是笑意

    在外奔波20来年,王淑英坐得最多的交通工具就是火车,最远的是从吉林到舟山,来的时候花了整整26个小时。

    这次回去,王淑英原本想让闺女订张火车票,但闺女愣是给她买了张宁波到长春的机票。

    “坐二十几个小时,太累了,今年别坐火车了,你就坐飞机回家。”

    一张火车票只需六七百元,而机票要贵一倍左右,王淑英起初说什么都不肯花这笔冤枉钱。但闺女一直坚持,很快就在网上订好了机票。“我工作了,赚钱了,我给你买机票!”女儿说。

    王淑英翻阅着和闺女的微信记录,嘴角不自觉荡漾起一抹笑意。

    拿着机票,她喃喃自语:“虽然机票价格高,但确实挺方便,两个多小时就能到了,还能赶上吃晚饭。”

    推荐人: 宁波市港航管理局新晋员工 管艳艳

    推荐故事:昨天是我第一天入职,作为新晋的交通人,我对春运其实没什么概念。昨天,我和小伙伴在宁海伍山至象山台宁的汽轮渡航线上做志愿服务,认识了老船长李宝龙。在铁路,工作人员面对的可能是人山人海的场面。而对老李来说,很多时候可能是孤独寂寞冷。特别是春运期间,有时候一个航次可能就一个人。但他却说,哪怕只有一个旅客,我都要安全把他送到彼岸。作为交通人,突然感觉自己有些“高大上”了。

    干了20余年的老船长李宝龙:

    哪怕只有一个旅客

    我都要安全把他送到彼岸

    春节回家,有人坐火车,有人坐飞机,有人走公路。但对宁波一些沿海海岛居民来说,春节回家,水路是必选方式。 

    昨天,在现代金报官方微信和我们分享春运故事的主人公叫李宝龙,是宁海伍山至象山台宁汽轮渡航线的一名老船长,在这一行已经干了20余年。

    这条轮渡航线开通于2005年8月16日,是沿海南线省道一级公路衔接线,多年以来成为宁海、象山两地百姓出行的重要方式。

    “除了暴风雨和冰冻等恶劣天气停航、夜间停航外,我一年到头基本上都在轮渡上度过,吃饭在轮渡,打盹在轮渡。”李宝龙在这条航线上干了整整8年,这里就是他的另一个家。

    每天最早一班轮渡是5:40,最晚一班是17:00,一天要开26趟,基本上每隔20分钟就要开一趟。每年春节,他照样要在轮渡上度过。“一条船就我们三个人轮流开,基本上春节都要值班几天。”根据排班表,今年除夕,刚好轮到李宝龙开船。

    “没关系,等开完最后一班,再和家人一起吃年夜饭。”

    “相比铁路和公路,水路的春运要冷清得多。哪怕只有一个旅客,我都要安全把他送到彼岸,这是我的使命。”李宝龙今年58岁,黝黑的面孔上刻满了饱经风霜的皱纹。

    春节期间,往返两地的村民并不少,有的还会带着年货去对岸拜年。东西多的时候,李宝龙还会搭把手。

    上船的时候,很多村民都会主动和李宝龙打招呼:“老李,辛苦了!”

    “只要你们来坐,我就会一直开下去!”老李爽朗的笑荡漾在平静的宁海湾。只要20分钟,渡船就能到达对岸的象山石浦。

    看着旅客顺利抵达彼岸,朝他挥挥手,李宝龙总会会心一笑,这或许就是他坚守的意义。 

    说出你的回家故事 本报众筹“回家·微记录”

    哪怕隔着千山万水,回家的路,总是最美。春运旅途,总会发生形形色色的故事,或暖心,或闹心,我们都愿意倾听你们的故事。

    今年春运,本报联合宁波市总工会,通过现代金报官方微信和“甬工惠”微信,面向全市职工、读者众筹“回家·微记录”。

    大家可以用手机,以文字、图片、短视频等各种形式,记录春节回家的点滴感受,挑选其中最感动,最有年味的,刊登在报纸上,呈现在微信中。

    ●参与方式:

    1:关注现代金报官方微信(微信号:nbxdjb),发送#温暖回家路#,用文字、图片或者短视频记录下您的故事,发送给我们,并留下您的姓名和联系方式;

    2:职工可关注宁波市总工会微信公众号“甬工惠”,随后向后台发送“温暖回家路”五个字,页面自动转入,然后提交照片与说明文字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