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宁波教育部门突击检查培训机构 有老师躲避
宁波教育部门突击检查培训机构 有老师躲避
来源:
[宁波新闻] 时间:2016-07-19 06:31:18 我要分享

 

    7月15日,金报记者暗访宁波两处在职老师有偿家教补课的授课现场,发现“补课风”屡禁不止,为了节省成本,有老师还把补课地点选在了不需要房租的自己家中(本报昨A5版曾作报道)。报道刊发后,引起了教育部门高度关注。记者从鄞州区某小学老师处得知,该区教育局的教师群里转发了报道,同时要求各老师转发给更多同行,扩大宣传。

 
    昨天下午,宁波市教育局工作人员突击检查了3所教育培训学校,检查是否有中小学在职教师参与有偿补课。第一家江东尚学教育培训学校,任课老师还算配合,不过一位老师自称是趁着暑假从湖北特意过来这里教课的;第二家江东真知教育培训学校,教室里的带课教师突然消失;第三家江东教冠好教育培训学校,有一位自称是家长的男老师带着班里一位男生躲进一个小房间。
 
    无独有偶,前不久,温州乐清市教育局在暑期违规办班的突击检查中,发现6所学校存在违规办班行为。
 
    对于在职教师从事有偿补课,上至国家教育部下至地方政府,相关文件年年出,但无论禁令还是处罚,都刹不住补课的风气。老师为什么冒着风险去补课?又究竟是谁撑起了有偿家教补课的市场?记者做了深入调查。
 
    通讯员 陆灵刚 张土良
 
    记者 章萍 朱琳 谢国林 实习生 陶倪
 
    摄影 记者 贾东流
 
    宁波行动
 
    地点:真知教育培训学校
 
    检查人员来了
 
    一位老师却突然不见了
 
    位于宁波市体育馆里面的“真知教育”是突击检查的第二个机构。相隔不远距离有中学、小学两个学习点。检查人员一一在每个教室打探,要求老师登记个人身份信息和持有的教师资格证。不过,检查人员很快发现其中有两间坐满了学生的教室,居然没有老师。问同学,同学们都说不知道老师去哪里了。其中一间,开着电脑;另外一间,黑板上写满了语文板书。
 
    “为什么老师突然不见了。”检查人员盘问闻讯赶来的负责人。“我也不知道。”这位李姓负责人说。他赶忙联系了相关老师,差不多15分钟后,其中一间的老师回来了,他解释说“去对面的办公室处理事情去了”,并说“自己绝不是在职教师”。 
 
    至于另外一间没有带课教师的教室,该负责人解释说:“那教室的课程,还没有开始,所以老师还没来。”
 
    “你们这里有在职教师在任教吗?”检查人员询问。
 
    “除非这里全职老师生病了,或者突然走了,我们会临时请几个老师来替几天,但不会长久。”这位负责人坦诚地说。
 
    参与检查的宁波市教育局终身教育与民办教育处副处长龚松林告诉记者:“之前出现过这样的情况,也是检查人员一到,带课老师就悄悄地溜走了。”
 
    这种情况怎么办?龚松林表示,将要求江东区教育局按规定给这家教育培训学校发放整改通知书,要求他们把所有带课教师的信息在教育局备案。
 
    地点:教冠好教育培训学校
 
    数学老师自称家长
 
    带一男生躲进小房间
 
    到达宁波江东教冠好教育培训学校已经下午四点了。记者跟着检查人员推开教室门,学生们拥在一个教室里,座位与座位之间一点缝隙也没有,这生意真是好。
 
    “你是教什么的?在这里多少年了?是不是学校的老师?”检查人员走访每间教室登记带课教师信息。
 
    差不多到最后一间教室,正推门进去,一位中年男士拉着一个男孩子也推门出来。
 
    “你是不是这个班的教师。”检查人员叫住他。
 
    “我是家长。你们找我什么事情。”他一边说,一边还是往前冲。
 
    “我陪孩子一起听课。”他说着就快步走进老师办公室里的一个小间。然后锁上了门。任凭检查人员怎么催促,就是不肯出来。
 
    此刻,另外的检查人员开始向这个教室里的同学们求证:刚才那两个是父子吗?年长的是老师吗?
 
    孩子们被问得一头雾水,不过很确定的是,刚才那位走出教室的并不是家长,而是他们的数学老师。
 
    僵持约20分钟后露面
 
    不肯透露任何信息
 
    僵持了大概20分钟后,这位戴着眼镜穿着格子衣服的老师终于露面了。“他是你爸爸吗?”记者忍不住问被一同拉进小间的那个男孩子。“你说是吗?”男孩子有一点情绪。之后,检查人员便让他回到了教室。
 
    “你的孩子在这里吗?”检查人员开始问“老师”。
 
    “对啊。”
 
    “你把孩子的名字和你的名字写下来。”
 
    一开始,这位老师不肯。再三要求,他写下一个名字“魏××”。
 
    “这是你女儿名字。那么你也姓魏?”
 
    “不不。”
 
    “不是你的孩子吗?”
 
    “亲戚的孩子。”他小声说。
 
    之后,他再也不肯透露任何信息。“没有关系,我们肯定能查到。我们有检查过程中拍摄的照片,会发到各个学校和县市区教育局辨认。”宁波市教育局人事处副处长邵健剀说。
 
    乐清6所民办学校
 
    暑假在校补课被查
 
    温州行动
 
    昨天,金报记者从乐清市教育局获悉:放暑假后,该教育局接到多名学生、家长及教育培训机构人士举报,称“乐清多所民办学校进行有偿培训,而培训期间有的在教下半年的新课程”。
 
    接到举报后,乐清市教育局暑假违规办班补课、有偿家教专项整治领导小组(以下简称专项整治领导小组)进行突击检查,结果6所民办学校违规补课被责令立即停课并退回学费,受到通报批评。
 
    据乐清市教育局纪检科的工作人员介绍,7月5日和12日,乐清市教育局在暑期违规办班的突击检查中,发现乐清旭阳寄宿小学、乐清市国际外国语学校、乐清市文星中学、乐清市英华寄宿学校、乐清市育英寄宿学校、乐清市朝阳学校这6所学校存在违规办班行为。
 
    该名工作人员说,乐清市旭阳寄宿小学将教室租借给某初中的个别教师用于暑假集体补课,并于7月7日被乐清市教育局现场查实。而5天后,检查小组来到乐清市旭阳寄宿小学时,发现该校全校学生都在参与补课;紧接着他们来到乐清国际外国语学校,结果发现该校也存在全校补课的情况,更为夸张的是,该校在被查后,未立即按规定停课,当天下午继续组织学生在校上课。
 
    在同一天下午,即7月12日下午,乐清市英华寄宿学校初中三个级段学生也全部在学校上课,被专项整治领导小组现场查实。
 
    此外,突击检查发现的情况还有,乐清市文星中学部分教师组织学生到校外某培训机构进行暑假补课;乐清市育英寄宿学校八年级学生由家长协会组织,在才智会计等培训机构上课,多次被专项整治领导小组现场查实;乐清市朝阳学校甚至在教育局要求后,未立即退还违规办班补课所收相关费用。
 
    原因调查
 
    颇高的经济收入
 
    有老师一个暑假的收入高达六位数
 
    记者一名在培训班补课的朋友说,在编老师之所以选择在暑假从天亮到天黑地补课,经济收入是很大原因。
 
    记者打听得知,江东区一所初中的语文老师在桑田路上的家中开班,暑假里一天分两个班次,每班有10名学生左右,一次课时长两小时,收费200元。按一天20个学生计算,这位老师每天能进账4000元,一个暑假的收入能达到六位数。
 
    但相比数理化科目的老师,这位语文老师的外快收入并不算多,她曾跟朋友说起,学校里的一名理科老师在暑假补课后,直接把代步车换成了一辆ABB(奥迪、奔驰、宝马)级别的高档车。
 
    去年7月中旬,记者曾经暗访过江东区兴宁桥附近的某小区补课授课点,教书的是江东区某小学的一位资深数学老师,上的就是奥数班。当时有小区居民向本报投诉,称因为这位老师补课,小区内外时常停放一些家长的车,特别是上下课时间段,堵得水泄不通。更要命的是,这个老师上课不间断,一天会上五个班次的课程,每班都有10个学生以上。
 
    “早晚高峰的时候,特别烦,补补课也算了,主要是一天到晚都在补,影响到我们的生活了。”当时,记者蹲点暗访得知,这个老师的课程收费也在100元/次左右,小区的不少居民暗自给她算过一笔账,过一个暑假能进账五六十万元……
 
    全力支持的家长
 
    别的孩子也在补,不敢让自己孩子落下
 
    那么是谁撑起了补课市场呢?显然,家长“当仁不让”。“我女儿小升初,这个假期我给她报了8000元的培训班,语文、数学、科学一天上6个小时,刚好是过渡期,必须得衔接好。”朱女士说,她并不是热衷于到处给孩子补课,但因为班级里补课是一种风气,别的孩子学了,她不敢让自己孩子落下。
 
    “可以说,我女儿班里40多个人,有40个在补课,不管是培训机构,还是补课,或者是几个老师合伙开办的补课班,都有人在上。”朱女士说。
 
    胡女士是在鄞州区一小学任职的数学老师,她的孩子上初中了,但自己已经教不来,就把她送进了补课班,“别说初中了,现在连幼儿园升小学的孩子,都提前去补拼音、阅读、写字……等到一开学,老师就会询问多少人学过拼音,如果有一半以上的话,总会少数服从多数,老师也就因材施教,加快了教学的节奏,这个时候如果你的孩子没补过课,就意味着跟不上节奏,于是成绩差的赶紧去补课;成绩好的,想更超前一步,提前去预习新知识。”
 
    有家长主动要求补课,还帮老师“对付”记者
 
    当然,除了被动跟风的家长,还有不少主动要求老师补课的家长。有个别老师私下跟记者透露,从事有偿补课还碍于家长找来的人情关系,只要临近学期初或末,总会有朋友托过来,说有家长要求帮忙带孩子,让人不好意思拒绝,“刚开始,想着反正暑假也闲在家,带带也无妨。但一旦带了孩子补课,到最后都会收费,或者收些家长送来的礼品。久而久之,也会考虑,带一两个孩子跟带十几二十个孩子没什么区别,反正都开班了,何不多带一些,所以就催生了补课班。”
 
    家长对补课的支持,并不仅在于主动请老师补课,他们还会在必要时帮助老师应付检查、暗访等。
 
    拿去年记者经历的情况来说,当时在听到风声后,那位江东区的小学数学老师赶紧采取措施,提前搬走课桌椅后,又紧急通知家长们不要再送孩子过来。记者在蹲点时,看到老师家楼下有两三个家长,带着孩子对着一份名单,帮老师挨个通知学生家长,“别来上课了,这边有记者……”在记者上前询问详细情况时,这几名家长避而不语,帮老师打掩护。
 
    教育部门
 
    查实一起处理一起
 
    严重者开除公职
 
    暑假以来,不包括各个县市区的投诉,宁波市教育局已经接到群众举报17起。不过,基本上举报告知的信息非常不全面,大多是匿名的形式,没有办法联系到举报方,所以扑空的比例很高。
 
    宁波市教育局人事处副处长邵健剀告诉记者,寒暑假里被查到的老师,已经受到处分,比如有一位老师,上了两天课,钱还没有进口袋就被举报、查实,最后他被全大市通报批评。之前,也有个别老师被查到后选择主动辞职。教育培训机构也可以有高水平的老师,如果中小学在职教师想去参与有偿补课,可以,那么先请离开人民教师这个队伍,“所以老师离职,我们不反对也不鼓励。但中小学在职老师去培训学校参与有偿补课,就是不行。另外我还想说的是,辞职的比例大约万分之几,部分职业去向也不明确,并不影响教师队伍的整体士气。”
 
    “我们依然承诺,对于从事有偿补课的在职教师,对于在培训机构参与有偿补课的中小学在职教师,我们会查实一起,处理一起。严重者,我们会开除其公职。”他说,“欢迎市民监督举报。”
 
    此外,宁波市教科所所长沈海驯也提出:“教育学习是需要留白的,现在的学校教育、家庭教育几乎把孩子的时空彻底地肢解掉了,而事实上哪怕一个小小的知识获取,他都有属于自己的感知和体会,这个感悟过程需要给孩子留下空间和时间,让他自己去体会。如果给孩子安排各种补习班,把知识填鸭式地传授给他们,到最后反而有可能导致孩子既掌握不了知识,又丧失了学习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