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金报记者走进划船社区探寻社区管理创新"划船经验"
金报记者走进划船社区探寻社区管理创新"划船经验"
来源: 现代金报
[“践行十九大精神,金报记者基层行”] 时间:2017-11-27 16:34:28 我要分享

 

结束一场讲故事活动后,居民开心地从邻里中心出来

社区当家人、“小巷总理”俞复玲

 

    鄞州区百丈街道划船社区是个建于上世纪80年代的老社区,随着房子渐渐老旧,年轻人渐渐搬离社区,剩下的大多是困难人口、外来人口和老年人口。但这个社区却蝉联三届全国文明单位、全国文明社区,头顶20多项全国性荣誉称号。11月23日记者走进划船社区,在这里,随便找个居民都能和你娓娓道来,讲述社区这几年的喜人变化,讲述他们与日俱增的幸福感。这背后,是社区管理的创新和坚持。

    划船社区党委书记俞复玲,被大家亲切地叫做“小巷总理”。在她看来,社区管理没有捷径。

    “最好的服务就是最好的管理。现在,居民追求品质生活的需求越来越强烈,就要依靠草根的力量,去解决社区的差异化需求。”□通讯员 陈葛泉成 金报记者 叶萌茗 薛曹盛 摄影 记者 张培坚

    邻里中心很暖心,社会组织当管家

    走进划船社区的邻里中心,记者一眼就被柜子上琳琅满目的工具所吸引,上面有安全帽、榔头、轮椅、煤气软管等。

    社区居民张煜雅说,这近百种工具都是为小区居民准备的,比如说,社区有一些腿脚不方便的独居老人到医院看病,邻里中心可以提供轮椅,由邻里帮忙推着去医院看病。居民家里需要修理什么,缺少什么工具,在邻里互助中心都能随时借到。

    除了便民服务,邻里中心所发挥的作用可不小,每周二下午,文艺团队的阿姨们都会聚集在这里一起唱歌、表演,周三则让给80岁以上老人,让大伙在这里交流谈心,周四则是红娘日,这一天红娘们会无私地帮助年轻人联络物色对象……

    现在,划船社区培育了公共服务、社会救助、文体活动、学习教育等四大类的26个社会组织。比如,老人们一起分享如何控制血糖的“糖尿病俱乐部”,探索破解外来人口管理难题的“和谐促进会”,排除烦恼、化解苦闷的“话疗室”,为困难群体以及外来务工人员提供物资帮助的“暖心园博爱超市”……

    采访中有居民说,划船社区除了邻里关系和谐,小区的安全也是出了名的。多年来,晚上7点以后会有专门的“夜神”进行夜间巡逻。原来,所谓的“夜神”就是夜间保护神的意思,每天晚上都有两个热心居民自发报名陪同保安大叔一起巡逻,风雨无阻,巡逻队目前已有20余人,以退休老人为主。

    今年63岁的顾晓华就是其中一位“夜神”,老顾坚持夜间巡逻已经好几年了。他还定期到一些孤寡老人和独居老人家里帮忙检查煤气和电线,每到一户,老顾总是检查得非常仔细,担心有的老人记忆力不好,他还经常把一些注意事项用手写下大字贴在醒目的地方提醒老人。

    每个墙门都有一个名字一段故事

    在划船社区,小区内的墙门很有亮点,每一道墙门都有一个有韵味的名字,而名字的背后还有一段生动的故事。

    在“同心楼”,这里的居民除夕每户都会烹饪一道菜,年年同吃年夜饭。

    在“渔悦楼”,这里住的大多是社区早年以打鱼为生的渔民。

    在“利群楼”,这里退休党员干部多,思想觉悟高,大家经常携手帮助贫困群体。

    尤其让大家拍手叫好的是社区年年举办的“和睦邻里节”,还有“精神文明成果展演”,这个活动是以社区内的先进人物和典型先进事迹为脚本,每个墙门各出一个节目,通过社区居民自编、自导、自演的形式,展现划船人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

    墙门文化首先是邻里互助、邻里和睦,“邻里守望卡”就是很好的体现。记者看到,卡片的正面印有同一个楼道住户的房间号、住宅电话,以及家庭应急电话,社区办公室、服务站、医疗站、警务室的常备电话,背面则写上了互相沟通、互相帮助等“守望”的内容。

    “大家都是邻居,家里有事打个电话联系联系。”这是墙门居民之间打招呼经常说的一句话。可以说,墙门文化是划船社区的又一张名片,这个有着30多年历史的老社区,墙门文化的理念是“做一个使人快乐的人”。

    “从某种意义来讲,社区墙门既是社区居民的公共客厅和情感纽带,也是现代城市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我们希望通过培育特色墙门,深化墙门文化建设,增进邻里友情,丰富精神文化生活。”俞复玲这样诠释墙门文化的内涵。

    居民参与管理,在服务中受益

    前阵子,划船社区百姓生活馆正式开馆,在这里能看到很多老底子的物件,都是居民自家珍藏的“宝贝”。

    百姓生活馆有五个展厅,每个展厅有独特的主题,通过一幅幅珍贵的照片,一串串生动的数字,一个个充满历史底蕴的物件,一组组原生态的场景,截取生活百态、反映时代变迁。一圈走下来,很多人在“那些人,那些事”展厅驻足观看,那里能看到近几年划船社区在各大媒体上的报道,还有五花八门老底子的小物件。

    这些小物件中,有刘素卿老人捐赠的香袋手工制品,她曾在浙江省香袋制作比赛中摘得奖牌,被称为“香袋奶奶”;有宁波非遗文化传承人孙家驷的刻纸作品,表达了对祖国的美好祝愿;还有陈银兰老人捐献的上百张景区门票,这些门票遍及五湖四海,最老的一张已有40多年历史了;社区居民陈明德将自己收集的第一本党章到最新的十九大党章全部捐赠给“百姓生活馆”。

    在划船社区,随便找个居民都能和你娓娓道来,讲述社区这几年的喜人变化,讲述他们与日俱增的幸福感。

    “现在,居民追求品质生活的需求已经越来越强烈,单单依靠政府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这就需要依靠草根的力量,去解决社区差异化的需求。”说起社区管理的经验,俞复玲认为,划船是个老社区,特殊群体多,更需要精细化管理和个性化服务。

    十几年来,她坚持让居民百姓参与社区的每一项事务,搭建百姓说事平台。垃圾分类、停车位改造、修防洪堤,每件事都源自居民的建议和意见。社区每年还会组织大伙儿评选“最喜爱的服务项目”,实行末位淘汰制。“光靠居委会10多名社工的服务,跟不上居民的需求,社区管理的最高境界,就是让居民实现‘自治互理’。让居民参与其中,服务其中,受益其中。”俞复玲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