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改革开放40周年 老底子的月湖记忆讲述城市会客厅成长史
改革开放40周年 老底子的月湖记忆讲述城市会客厅成长史
来源: 现代金报
[改革开放40周年●寻找有故事的你] 时间:2018-04-25 09:05:27 我要分享

80年代,人们在湖边洗衣服

2008年前后,李大经重回老屋旧址,这里已经整修一新,新人在拍摄婚纱照

 

月湖动迁前,李大经家的门牌

 

    “这四十年来,最令我感受到巨大变化的还是我家附近的月湖景区。”听说本报正在筹集改革开放四十年的故事,几位市民先后打进热线,兴致勃勃地回忆并讲述了他们脑海里对月湖的点滴记忆。

    □金报记者 陶倪

    月湖看着我长大

    这里诗情画意,儿时记忆难以磨灭

    若说宁波市中心顶闹中取静的景色,那必然非月湖莫属了。小桥流水,亭园楼阁,花树繁茂,曲径通幽,这一切都和周围车水马龙的闹市街区形成鲜明对比。

    “可以说,月湖看着我长大,我见证着她四十年来的点滴变迁。”1975年出生的张晓蓉女士自小生活在月湖畔,回忆起往事,眼中依稀还闪现出几分童趣。

    “80年代,我是上学的年纪,许多同学都住在镇明路月湖景区的老房子里。那时的老屋,清一色的黑色双扇木门,门上还有用来开关门和叩门的门环,推关门会吱呀作响,现在回想起来特别古色古香。”

    张晓蓉说,这些老宅院占地面积都挺大,青石铺地、白墙黛瓦,一派江南景象。从后门出去就是月湖。

    “那时我经常到同学家串门,一起学习。玩兴上来了,就从后门偷偷溜出去到月湖玩耍,看别人在湖边吹笛子、舞剑、唱戏。在湖边探出头就能见到许多小鱼小虾,偶尔运气好时,还能抓到十几只小虾乐乐。”

    湖东的竹屿、月岛和菊花洲,湖中的花屿、竹洲、柳汀和芳草洲,湖西的烟屿、雪汀和芙蓉洲,这便是月湖的十洲胜景,此外还有三堤七桥交相辉映。贺秘监祠、居士林、关帝庙、天一阁……这些都是她童年百逛不厌的去处。

    这里不缺烟火气,是家庭玩乐的好去处

    月湖,也囊括着寻常人家的烟火气。张晓蓉说,在月湖改建前,湖旁有座古老的小桥,边上有个小小的菜市场,每天早晨都热闹非凡。那时母亲经常带着她去采购各类新鲜蔬菜、水产品。吆喝叫卖声、讨价还价声、邻里碰面的寒暄声,这些她都还记忆犹新。

    “小时候月湖的湖水非常清澈,女人们在湖边一边洗衣服,一边聊家常,到了夏天,小孩子会在湖里游泳、嬉闹,当然,现在为了保护景区的环境,这些活动都不能进行了。”

    张晓蓉说,90年代是月湖景区建设初期,景色优美的月湖公园是很多市民家庭聚会、游玩的好去处。月湖里原本有个儿童公园,里面可以坐飞机、坦克车,还有滑梯、秋千等项目,虽然后来都改造了,但有一种娱乐项目一直保留了下来。

    “就是一种两人划的鸭型小船,一人掌舵,一人踩桨,像踩脚踏车一样,把人力转化为桨的动力。90年代时,每次外地亲戚来宁波玩,我都会带他们到月湖走走,表弟表妹们最喜欢的就是划船。”张晓蓉珍藏着的家庭合影,既留住了家人团聚的温馨瞬间,又记录下了月湖的旧时风貌。

    改造后,这里升级为宁波城市会客厅

    2009年,月湖西区一期改造启动,2010年月湖西区二期也开始拆建。

    与此同时,宁波市对月湖景区实施了河道清理,景区扩大改造升级。2017年3月,根据省市“五水共治”精神和要求,海曙区打响全面消灭劣Ⅴ类水体攻坚战,开始了月湖水生态综合整治,这是浙江省第一个湖泊治理的PPP项目。随着清淤工作的开展,月湖南区逐渐露出抽干水之后的“素颜”,引得许多市民争相拍照留念。

    “今年,外地的亲戚又来宁波玩了,他们说月湖比以前更美了。”张晓蓉说,知道天一阁·月湖正在申报集藏书文化、创意文化、休闲娱乐为一体的综合性5A级旅游景区,作为生于斯长于斯的土著,心里是满满的自豪感。

    “宁波这座城市的美丽离不开月湖,欢迎全国人民到宁波旅游时,到我们月湖走走看看,这里的景色一定不会让他们失望!”

    我看着月湖变美

    看到这样的变化 我还是蛮欣慰的

    1998年,随着宁波市政府月湖改造第一期工程的实施,很多旧居拆迁,许多在这里居住的市民也都搬离了月湖。今年66岁的李大经就是其中的一位。

    在月湖之畔住了近20年的他,赶在动迁前特意走遍了月湖的角角落落,并留存了九十年代月湖的珍贵影像资料。

    “你看这张照片,这里有个蓝色的门牌,就是我原来住的地方,月岛9号。”李大经说,他很清楚地记得,家门口不远处有两口眼镜池,他在旁边栽了一棵香樟树。

    “现在还在,都在呢。”李大经说,2008年前后,他再次回到旧住址,发现池塘仍在,香樟树变得更加高大葱茏,经过改造的月湖更加秀丽,湖水碧绿,街道整洁干净。

    “90年代很多人在河边洗衣服,到后来演变成洗车,湖水就渐渐污染了,发臭变绿,天气闷热的时候还有死鱼肚皮泛白,漂在水上。改造后,原先洗衣服的埠头变成了停船的码头,水质也清澈了,高低不平的青石板路也平整了,我家变成了公园的一角,草坪上还有很多新人在拍婚纱照……”看到这样的变化,李大经说他蛮欣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