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宁波早期个体户陈钧定:改革开放让我实现了梦想
宁波早期个体户陈钧定:改革开放让我实现了梦想
来源: 现代金报
[改革开放40周年●寻找有故事的你] 时间:2018-07-09 13:27:27 我要分享

 

如今仍经常光顾理发店的顾客都是在这里剪了几十年的老村民了。

陈钧定高兴地抱出一本本荣誉证书,仿佛掌声和喝彩仍在昨天。

旧旧的理发店还是被打理得很干净,陈钧定说,在宁波像他这样的理发店只会越来越少。

 

    人物档案

    姓名:陈钧定

    年龄:68岁

    身份:费市新兴服务部个体户

    这是一间20多平方米的狭长形小店,泛黄的墙面,掉漆的镜框,带着锈迹的理发椅,正对椅子的工作台上放满了旧式的理发工具……这像极了旧电影中的一幕,就发生在江北区庄桥街道费市村老街的一家老式理发店——新兴服务部中。

    今天的主人公是这家理发店的主人——陈钧定。40年前,他甩开吃惯了的“大锅饭”,一头扎进深不见底的“海”,过起了个体户生涯。在一个蝉声鼓噪的上午,陈钧定向记者讲述了当年的个体户是如何一步步过上“名正言顺”的日子。

    □金报记者 陈嫣然 文/摄

    亲历者说

    自小随父亲学手艺

    后来进入费市理发商店工作

    我是土生土长的费市人,1964年,小学毕业,正好14周岁。那时,我父亲在灵山村开着一家理发店,是附近有名的剃头匠,每天来找他剃头刮脸的人很多,忙不过来,就让我过去打个下手。

    每个刚入行的小学徒都要从烧煤炉开始做起,客人要洗头,热水要备好,一天下来,我的手酸得直抖。后面我又学了用剪子、推子,就这样,一帮忙就是11年。

    其实,我一直想自己开家理发店,年轻人嘛,总想着要闯一闯。但当时不允许,要走集体化道路,而我的户口又属于“挂靠户”,既不属于城镇户口,也不属于农村户口,只能去供销社下属的费市理发商店工作,吃“大锅饭”,拿“死工资”。

    我记得很牢,1975年,每个月拿到手的工资是40元,38元工资加上2元食品补贴,和商店经理的工资是一样的。为什么?因为我手艺好啊!普通的理发师每个月只有20多元。

    怕“名不正言不顺”

    给国家工商局写信

    别看我只有小学毕业,但我这个人很有上进心,对待学习很认真。工作以外的闲暇时间,我都用来看报纸、看电视、学知识,国家发生了哪些事,我都很关心。

    1978年初,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开幕,通过了最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报纸上都登出来了,我仔仔细细地看下来,“第五条:国家允许非农业的个体劳动者在城镇或者农村的基层组织统一安排和管理下,从事法律许可范围内的,不剥削他人的个体劳动。”这不就是允许我这样的劳动者个体开店了吗?当时我就是这么理解的。

    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我给当时的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写了封信,讲了自己的情况,希望能有张正式的营业执照,可以自立门户,成为一名合法的经营户。

    大概过了两三个月,宁波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的一位工作人员找到我,他说,国家工商局收到我的信了,还回了一封信到市局,意思是我可以自己开店,但因为政策没有下来,营业执照还办不了。

    果断“下海”开理发店

    很快成为“万元户”

    虽然没有证,但国家不反对个体工商户,我就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从“大锅饭”里跳了出来,回到费市老街,租了个店面,高高兴兴地开了一家属于自己的理发店。

    不过,我还是经常向工商所的同志打听,什么时候能领证。我就怕哪天政策一变,又不允许个人开店了。1978年12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允许各地可以批准一些有正式户口的闲散劳动力从事修理、服务和手工业个体劳动。没过多长时间,我的营业执照就办下来了,你晓得伐,那张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就是我们的“护身符”啊。

    后来日子越过越好。1983年,费市新建一条商业街,其中有8间店面房提供给当时的个体户,我买了其中两间,花了一万七千元,那就是大家说的“万元户”了嘛!

    费市越来越热闹,因为工厂多,外地客商也多,每次住宿都要去宁波,很麻烦,我就开了旅社,布置了10个铺位,跟着为了解决住客的吃饭问题,又开了餐馆,所以把理发店的名字统一,改为新兴服务部,一个崭新又兴旺的服务部。

    记者对话

    改革开放造就了个体户

    让很多人实现了梦想

    聊着过去的岁月,陈钧定的言语中始终流露着兴奋和自豪。他告诉记者:“改革开放带来了个体经济的发展,也改变了老百姓的生活,以前温饱问题解决不了,我作为宁波早期个体户,是改革开放的亲历者,也是受益者。”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个体工商户、私营企业在市场经济中的地位和作用得到了承认。而为了让个体工商户和私营企业找到“娘家”,宁波也在1985年成立了个体劳动者协会和企业管理协会,以弥补个体户、私营企业游离于当时体制外的空缺。

    陈钧定告诉记者,加入个体劳动者协会后,受到了更加全面的关心,“我还跟着宁波市工商局的副局长参加了1985年浙江省个体劳动者第一次代表大会;曾当选了第九届、第十届宁波市人大代表;1989年曾被评为非公有制经济中全国首批商业劳动模范。”

    “个体户可以说是我们国家私营、民营经济的‘种子’,没有国家法律对老百姓搞个体、民营经济的保护,就没有我们个体户这个群体。是改革开放造就了个体户,让很多人过上了富裕的日子,实现了自己的梦想。”陈钧定说。

    ●历史年轮

    根据《宁波市工商行政管理志》记录显示,解放初期清理整顿摊贩,1951年老市区登记摊贩7581户(人),行商790户(人)。经社会主义改造后,至1958年个体商贩仅存145户173人。

    1958—1978年,是我国社会主义经济曲折发展时期,个体经济日益萎缩。1979年全市仅存个体工商者552人,其中老市区仅有个体手工业者182人。

    1980年,宁波市开始办理个体工商户登记发照工作,全市共登记发照4597户,从业人员4689人。

    1983年,浙江省政府发文指出:“个体工商户的发展,要在当地政府领导下,根据社会需要,统筹规划,因行业制宜,需要什么就发展什么,需要多少就发展多少。”宁波市工商局简化登记审批手续,个体工商业发展迅速。当年新设个体工商户386户。至1983年底,全市共有个体工商户24216户,从业人员28135人。

    改革开放以来,宁波市个体经济不断发展壮大,截至目前,宁波市个体工商户总量近30多万户,成为宁波市场主体中的重要组成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