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宁波女子40多年义务理发 从青丝到白发爱心剪刀见证邻里情
宁波女子40多年义务理发 从青丝到白发爱心剪刀见证邻里情
来源: 现代金报
[和睦邻里节] 时间:2018-12-21 13:07:22 我要分享

 

刘兰菊在为邻居理发

 

    

    前几日,家住北仑的刘兰菊随身带着一把剪刀、梳子和围布,乘公交坐渡轮,辗转一个多小时,来到了镇海蛟川街道的南洪村。而一些村民早早就聚在一户人家的院子里,等待老邻居刘兰菊的到来。从20多岁开始,曾住在南洪村的刘兰菊就为街坊邻居免费理发,不知不觉已经坚持了40多年,虽然如今住在了北仑,但甬江也无法分割她与街坊邻居之间浓厚的情谊,她依旧坚持定期回到南洪村,为老人们免费理发。从青丝到白发,刘兰菊的一把爱心剪刀,剪下的是头发,延续的是邻里情。□通讯员 贾默林 见习记者 郑凯侠 文/摄

    南洪村老人们的“御用理发师”

    “兰兰,累不累啊?”

    “兰兰,先坐会儿,说说话。”

    “兰兰,吃个橘子,解解渴。”

    刘兰菊一走进院子,等候良久的老邻居们纷纷围上来,亲切地喊着她的小名,嘘寒问暖。虽然刘兰菊今年已经72岁了,但是在街坊邻居的眼里,她依旧是那个热心肠的邻家小妹兰兰。

    “徐大姐,您年纪大,我先帮你理发,今天帮你剪个新发型,保证年轻十岁。”刘兰菊一边打趣地说着一边帮老邻居徐根仙系好围布,等待理发的其他村民也被逗笑了。徐根仙坐在椅子上倒有些难为情了:“兰兰,你又开我玩笑,我一把年纪了还怎么年轻,干净清爽就好啦!”

    虽然刘兰菊也年过七旬,但是她理发的手艺一点也没有退步。刘兰菊手里的剪刀似乎被施了魔法,不停地上下翻转飞舞,灵活而轻巧,顺着梳子利落地将头发剪下,丝丝白发顺着她的指尖往下落,十几分钟时间,刘兰菊就帮徐根仙剪好了头发。

    徐根仙拿着镜子,盯着镜子里自己的新发型,不停地点头称赞:“蛮好的蛮好的,兰兰你的手艺越来越好了,现在我看起来年轻了二十岁。”话音刚落,周围又是一阵欢快的笑声。

    刘兰菊顾不上休息,赶紧让后面排队的老邻居坐到椅子上继续理发。在理发过程中,记者注意到,刘兰菊不时地挺一下背,用手轻轻捶一下腰。

    “我现在真的是年纪大了,老了就不中用了,腰也不好了,站一会就腰酸背痛了。”但刘兰菊并没有因此停下手里的剪刀,坚持为所有等待的老邻居剪完头发才肯停下来休息。

    有老邻居真是很幸福

    剪完头发,刘兰菊和老邻居们团团围坐在一起,嗑嗑瓜子,吃吃水果,唠起了家常,聊聊各自的近况,回忆着年轻时候的事情。

    “兰兰,这是我自己田里种的小青菜,绿色无污染,给你带点回去尝尝。”聊天间隙,老邻居刘申兰跑回家拎了一袋青菜回来。紧接着,其他老邻居也带来了自家种的时令蔬菜,有土豆、番薯、萝卜等,给刘兰菊捎回去。

    “我每次都是空手来,大包小包地回去,我女儿经常说我回一趟南洪村就像是回了一趟娘家,有这么一群好邻居真是太幸福了。”刘兰菊说。

    众筹活动持续进行,欢迎继续分享

    这一期,我们推出了一个40多年来为街坊邻居义务理发的邻里故事,事情虽小,但贵在坚持,而邻里之间的深厚感情也正是在一件件小事中建立起来的。

    众筹“我的好邻居”活动仍在持续,欢迎通过现代金报官方微信、现代金报新闻热线66111111与我们沟通,也可以在抖音平台发布短视频并添加标签【#宁波好邻居】,同时@现代金报。

    同时,我们的征文、海报、口号征集也持续开放,欢迎投稿至邮箱:32788873@qq.com。离揭晓入围作品的时间越来越近了哦!

    40年里义务为乡邻理发

    为什么刘兰菊会坚持40多年为街坊邻居义务理发呢?这个温馨的邻里故事还要从刘兰菊20多岁的时候讲起。

    刘兰菊原本就是南洪村人,年轻时候的她心灵手巧,尤其是针线活,裁衣、绣花、做被子样样精通,不仅要做家务,还要到生产队干活赚工分,是家里家外的一把好手。

    “那时候,理发店比较少,南洪村附近只有湾塘和后施有两家国营理发店,那时候没有公交车,自行车也是个稀罕物,理发只能走路过去,要走将近一个小时,很不方便。”刘兰菊回忆说,当时自己就萌生了给大家理发的想法,于是就省吃俭用,攒钱买了理发用具,没有老师教就自学,偷偷跑到理发店,站在玻璃窗外,偷师学艺,回家后自己揣摩手法,很快就掌握了理发的窍门。自此开始,刘兰菊就当起了南洪村的专职义务理发师,街坊邻居理发再也不用出村了。

    时光如梭,一转眼,刘兰菊年纪也大了,但是手里的这把爱心剪刀从未放下。前几年,刘兰菊的老伴不幸离世,加上自己身体原因,她被女儿接到北仑家中一起居住,但她心里一直记挂与自己朝夕相处了一辈子的街坊邻居,仍然定期坐1个多小时公交车回到村里继续为他们理发。“其实,理发是其次,主要是为了多看看这些老姐妹,趁我现在还走得动,就多来走走,说不定哪天就再也见不到了。”刘兰菊说。